欢迎光临 中国陶瓷卫浴行业资讯媒体
主管单位:中国建材市场协会卫浴分会     支持单位:佛山市卫浴洁具行业协会    合作机构:湖南大咖设计师俱乐部     联盟网站:陶瓷品牌推广网   家居品牌推广网
    
 位置: 主页 > 卫浴新闻 > 一次采访,出现“文化管理”48 次——专访理想卫浴董事长危五祥
一次采访,出现“文化管理”48 次——专访理想卫浴董事长危五祥
[ 来源:陶卫风采网 作者:马莎 更新时间:2018-11-30 20:50:42 ]
  
    在2018年9月11日之前,虽然认识危五祥董事长,但并没有深谈过,唯有的认知是他与一般企业家不同,目的不同,思想不同,彼岸也就不同了。有人认为他古怪,生活在现代,却用传统文化管理企业,这与西方MBA所培养出来的“时髦”思想和手法大相径庭。但奇怪的是他所管理的理想卫浴却发展的很好,业绩直线上升趋势,其中大有玄机,令人禁不住想去挖掘一番。(本文来自——《中国建筑卫生陶瓷》杂志)
 
 
 
 
    老危的淋浴房王国,很稳健?
 
    危五祥,CTS杂志出版人夏高生先生的老友,被其亲切地称为“老危”。有时候名字和性格、做派会无形的联系在一起,“居安思危”一直贯穿着老危的整个企业管理生涯。
 
    “理想”,老危选择的淋浴房品牌,挺有意思的选择。“理”,揭示的是物质本身的纹路、层次,客观事物本身的次序,事物的规律,是非得失的标准;“想”,有思索、感想、希望、想象等含义,如“云想衣裳花想容”,充满希望的浪漫主义情怀。“理想”二字是理性和感性交融的化身,无形中传达了一种企业的理念和战略。
 
    “理想卫浴”是一家专注于淋浴房研发生产的企业,它从1987年成立,从事铝合金玻璃门的设计和制造,1995年起开始专业从事淋浴门的设计与制造,淋浴房年产量50万套以上,被欧洲圣戈班评为最为优质的、值得信赖的材料供应商。
 
    众所周知,做生意,西方人把守信、质量放在第一位,要求严格、苛刻,但认准合作伙伴,不会轻易改变。理想的守信,理想过硬的产品质量是圣戈班、安达屋等欧洲建材商合作的基石。看似简单,却不是所有企业能做到的。
 
    在2018年,中国建筑卫生陶瓷市场低迷的情况之下,“理想卫浴”仍能保持稳定的增长,这与老危在理想产品定位上的战略有重要关系。老危选择把设计部门放在德国,用冯力德、威德凯、史坦等设计行业翘楚来构建理想设计研发中心。当笔者问及老危为什么产品设计师雇佣外国设计师,而制造中心却放在中国佛山?老危的回答非常质朴,在情理之中也在意料之外:“把设计中心建在德国,是因为理想的主要海外市场在欧洲,欧洲设计师比较了解欧洲的生活方式和习惯,直接用欧洲设计团队会少走弯路。另外,欧洲人天生对形态比较擅长和敏感,而亚洲人心灵手巧、善于做精细的手工,把制造生产工作放在中国再好不过。最后,工厂位置的选择要配合周围零配件的配套,降低采购和运输成本,佛山是个好选择。”
  
 
 
 
 
    老危的思想,很传统?
 
    老危是一位非主流的企业家,他对现在西方流行的企业管理方式一向不感冒,从企业建立之初至今始终按照他心中所信奉的中国传统文化去管理企业。他笃定的认为中国在两千年的历史中处于工农商领头羊的地位并非偶然,而在近现代仅有几百年西方商业管理方法成为典范也绝非是必然。老危的淋浴房在国际市场备受推崇用的就是中国那些先贤们的经验和方法,继承本民族的优良传统去推动自己的事业。
 
    当笔者问及老危,到底他从民族优良传统中汲取了什么营养时。老危这样说的:“诚信,这是很重要的;勤劳,劳动是一个人的价值所在;节俭,节俭是一种高尚的品德,与贫穷和富有无关;还有不屈不挠奋斗精神,这些都是我们中华民族最优良的传统,也是我做事业的源动力。”也许,在很多人看来这些话十分口号化,但对于真想做事业并做得有滋有味的人来说,这就是秘籍,是方法论。做企业家不容易,他们走在时代的前端,他们考虑的不是自己能赚多少钱,而是未来和方向。
 
    老危最欣赏的一位企业家,名为任正非,华为创始人、总裁。笔者时常收到老危分享的关于任正非的一些文章,其中有一篇印象很深,《以创新为核心竞争力  为祖国百年科技振兴而奋斗》,2010字,没有任何官腔,没有任何自满,有的是担忧,有的是迷茫,有的是寂寞,这位对自己抠门的企业家担忧即将进入智能社会,华为如何去应对深不可测的变化,他对华为尚未进入基础理论研究感到迷茫,也惶恐持续不断地加大创新研究的冷板凳带来的寂寞是否扛得住。看完后心灵被震撼到,身心被注满了力量和激情。慢慢了解,慢慢地开始明白为什么老危会欣赏任正非,因为他们身上有同样的热血,老危口中的优良传统,任正非身上都有,他们是一类人。这类人有时不招人待见,但会令人足够尊重。
 
 
    老危的文化管理,很严肃?
 
    在员工的管理上,老危也与其他的企业家的做法也截然不同。他认为企业的决策者不应该是以下达命令的方式让员工执行,而是以自身的模范行为领导力,正派的、勤劳的、专业的模范行为来引导,员工的效仿和心服口服。老危认为“自己做的到,员工自然跟着他来做,这样企业才会逐步发展,是比较正常的,而不是以权力管理企业。如果仅仅是因为自己有权利要求员工做这做那,管理者在道德上,并不占领最高点,这样的企业是很危险的。所以说我们中国的企业很多在管理上没有进入实质,企业寿命很短,这是根本的原因所在。”
 
    老危在企业管理的问题上,他说的最多的一个词就是“文化管理”,文化管理是理想卫浴的企业发展基石。“在我们的管理里面,23年的历史当中,它碰到很多曲折,在企业管理里面,我自己觉得最重要的应该是文化管理,其次是专业管理。那文化管理当然是以选拔优秀的员工干部为中心。那么选拔当然是德才兼备的,但是这样看起来选择德才兼备的,往往选不到,这种人很稀缺。退而求其次,我们就选拔品行比较好的,然后选择花个十年或者十几年来培育他的专业。理想选人是先选品行,然后再培养专业,并不是选择专业的人。一些员工进来的时候,他能够把自己很多品行上的瑕疵和弱点隐瞒起来,但是一般时间一长,久而久之,我们就发现他们很多道德上的劣迹,我们一一加以把他们边缘化,或者得以开除,扫地出门。我们有长期的对自己思想的检讨。扫帚不到的地方,灰尘不会自行跑掉,我们的思想一定要保持长期的思想斗争。以道德为中心,选拔为主,培养为辅。我们不能被‘饭饱思淫欲’的堕落思想所侵蚀,应该在艰苦奋斗的路上越走越远。”
 
 
 
 
 
    老危的正能量,很有生命力?
 
    老危不是个急功近利的人,从来不是临阵磨枪的人。面对经济下行,市场黯淡,理想卫浴仍然是士气高昂,据他所说今年的淋浴房产品销售不减反增,笔者认为这与他的未雨绸缪、居安思危的性情、时常反其道而行之的怪异思路不无关系。
 
    对于美国特朗普对中国出口的500亿商品增收关税,老危觉得美国这是狗急跳墙,治标不治本的做法。不要说关税提高到25%就是提高到30%,美国公民该买单还是要买单。产业集群,决定如此丰富多样的产品只有中国能做到,这是斯里兰卡、越南、印度等第三世界国家在短时间做不到的,少说要几十年发展建设才能有所成效,产业集群不是一个,还要做很多个。另外,中国从事商品制造群体有几亿人口,越南只有几千万,这是劳动力上的悬殊,差距无法比拟的。
 
    当记者问及特朗普打贸易战对理想卫浴的影响时,老危是这样表述的:“理想卫浴的市场主要是欧洲。特朗普打贸易战,欧洲人有恐惧感。他们因为有恐惧感,纷纷要寻找更优良的产品,而理想卫浴几乎成了欧洲淋浴门的研发中心,所以那些巨头经常到我们公司来选那些更先进的产品,提高他们的竞争力。在欧洲来讲,他们把价格看的不是最重要,把研发和新产品看的最重要。在市场如此消极的情况之下,我们今年下半年,我们的订单反而涨了很多的。后来我发现每一次世界有经济危机的时候,我们生意就在猛涨。在2008年经济危机的时候,我们在2011年反而增长了百分之三十,是近十年来增长最多的。去年我们也增长了很多。所以说还是中国一句老话,没有不好的市场,只有不好的销售。只要我们针对市场上的需求,确定一个方向,提前做好准备,一旦有经济危机的时候,这就变成我们销售的一个优势了。”
 
    淋浴门的制造和研发以及整个周期的管理工作并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实际上是很难制造;很难设计的,因为它涉足到的零部件太多太杂。仅仅帮欧洲第一大建材销售商圣戈班生产的淋浴门产品就高达八百多个型号,还有其他很多客户需要照应,工作量巨大。要组织好材料,把它管好、生产好,而且不能出错,按时交货,那是一个很难的事情,就形成了它一个高门槛的,始终如一的服务,做好每一个细节,是理想淋浴门企业越走越好的关键所在。当问及老危下一步如何战略部署时,他强调:“实际上保持企业的正派经营,还是文化管理是最重要的。专业的东西,再难都可以学得好。中国自古以来先要解决的问题,都不是外来的问题,是内乱的问题。行业的不正当竞争,企业内部的正气慢慢地萎缩了,正气不足。这才是我们整个行业要担忧的。” 
 
    “理想卫浴要与国家保持高度的统一,要符合我们中华民族的利益,这是第一位。保持我们企业的正气,这个是中国自古以来管理事项里最核心的部分,这个要保持。下一步涉足到的是技术创新方面。技术创新,以我们现有的,已经注册的众多的发明专利,可以至少保持我们企业在技术领先世界二十年的优势。当然我们二十年,未来二十年我们还会继续的一如既往地创造更优美的产品。这番信心爆棚的话,并不是每个企业家都敢喊出来的,危五祥敢。
 
 
 
 
 
   老危对下一代,很不仁慈?
 
    一个所有老板面临的一个难题,似乎在老危这里变得简单了起来。他按照自己那套传统文化教育的方法培养着下一代,他认为只有这样企业后面的生命力才会更强。中国传统文化的学习使人会处低一些,能够让企业管理者和企业更好的生存下去。
 
    “对我的理想卫浴第二代的要求,首先,他必须成为一个合格的工人,必须得到我们公司普遍员工对他的认可,这是一个基本条件。在这个方面,我已经让我的孩子大概在十三四岁时,已经开始做准备了。每个假期,都是让他到车间去劳动,暑假那两个月到车间去劳动。要不就去清扫厕所,从最基层做起,最脏最累的事情做起。现在过去了十几年了,他已经成为一个比较优秀的安装工人。只要能成为一个优秀的工人,再学其他的东西,那就比较容易了。我觉得习主席治理中国,中国老百姓都很认可他,不是因为他懂得这个那个,是因为他在七年农村的农民的生活,已经与农民建立了深厚的感情。这一点,是他治理中国最成功的部分。
 
    实际上,工作都不艰苦。艰苦是因为外界社会都在一窝蜂学习吃喝玩乐的“纨绔子弟”,在崇拜这种人物。所以感觉到工作很累,都在追求好逸恶劳,而本身工作是不累的。
 
    做一个未来的接班人不容易,在一个团队里面,在家庭里面,或者在企业里面,首先要占领文化的最高点,就是文化管理。这是我对儿子的期许。”